德甲

六月没有雪花飞

2019-07-09 12:38: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六月没有雪花飞

岁月步步紧逼,宛若南京城的房价,让人心寒不已。从上一次辞职直至今日,转眼半年,马踏飞燕,过眼烟云,来不及思索一切早已尘埃落定。 很多时候我喜欢六月,因为六月临近毕业,若干缠绵三四年的情侣通常在这个时候更像立春后的白雪见不得半点阳光。很多时候我也喜欢某个老女人的某句话:心情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这句话我喜欢死了,很多时候喜欢胜过喜欢女孩。 因为这话描述的状态像个女人的心理状态,揣测这样的状态又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必修课。女人很多时候天生喜欢文字所散发的一种张力,比如莎士比亚、泰戈尔、徐志摩这些死不要脸的,因为他们太懂女人的心思才会写出那么多勾人魂的文字。当然这篇文章不是谈女人的那个心理,咱就不扯那么远了。 半年似乎是六个月,六个月也是半年,这是如同傻逼一般的问题。可傻逼问题对于一个长期处于傻逼状态的人来说就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 一个学生呆在学校,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概念了。 我有时候很怀念,很羡慕在大学里的那些人,怀念他们清闲,无所事事,羡慕他们无聊,无事可做。 矛盾与生俱来,看似纠结,却痛并快乐着。 六个月我什么也没有做,也做了很多东西。曾经企图做过花卉的园林工程,也曾试图干过桥梁工程,也曾想过做过家装,还身体力行的干了几个月培训,在死亡的边缘还曾经尝试去做一做平面与户外。各种各样颇具荒诞色彩尝试伴随流逝的岁月一同淹没在理想的记忆里。 很多时候,我们都努力的区尝试,改变,改变。开始终我们都为了改变而改变,最终却沦陷为不得不为改变而改变。 很多时候我们像一个被老妈子逼为娼妓的失足少女,也许在沦陷后的某一刻我们可以抓住某个机会重新假装自己是个良家妇女,但是我们再接客的过程中认识了某个给了希望的男人,我们原以为他会爱我们,我们原以为这个男人跟上一个男人不同。但最终人去楼空,我们发现男人都是一样,披着羊皮的禽兽,还不如一只狼。 不同的是社会是老妈子,学校是男人,而你、我、他是那个失足少女。 六个月在操蛋与扯淡里一晃而过。 昨天突然其来跑去奥体一个朋友那里玩,朋友在奥体开了个公司,那里却个策划,我想最近咱也无事,不能继续的宅下去,毕竟头发已经遮住了如同屁股似的大脑,再宅也许真的就可以眉毛胡子一把抓了。因为我留个发仅仅为了装个逼,并不想成为什么装逼始祖,所以很开心的便开来混了。 一觉醒来,便是七点多,难得起了个早,昏昏沉沉很不舒服。看看自己的山寨机,时间与墙上的时钟相差无几我便匆忙赶去上班,毕竟是是新的开始,虽然可能早泄的结束,但我想干一天,起码得坚持一天。 坐在地铁上看着拥挤的车厢,周围一群群冷酷而又萎靡的上班族与上学族,我开始怀疑这是一个大清早。 很多人开没有开始已经略显疲惫,估计是昨晚在床上加了班,不容易啊,上班的人上不起这句话我一下理解的很透彻,我一瞬间也理解了中国足球,为什么日本踢不过,到日本就糟蹋人家日本小姑娘,踢球前已经激烈的战斗过了,去韩国就更不得了,韩国人比较坏,想凤姐这些天生资质好的,经过韩国在修复那是相当小日本姑娘,两颗闪亮的没说话便暴露在外面,咱们国足的男人男人远远看上去,就已经勃起准备反击,这样三看五看也是相当伤神,踢球的时候自然容易走神。所以输了也不能怪人家球员得了,毕竟国产不给力,声音大,软件再多,硬件跟不上,老卡带啊。 话说山寨机,不知道何时机机出了点问题,时间一下变成了六月。我郁闷的一腿,走出地铁后,除了天气像是六月,其他已经俨然没了六月的气质。 甚是悲观,一阵清香不知何处袭来,我不用思考的辨别出是他妈的桂花香,一霎那,我想家了。 想起桂花飘香的家,想起窗台下那一排排亭亭玉立等待我半夜撒尿的桂花,内心深处散出一阵寒意,宛若六月飞雪。 我怨否,你怨否? 为啥六月没有雪花? 纠结的一逼,人生也许这样。上班一天,发现又是啥也没有做,没有制造点什么出来,没有制造点有意义的东西,都是在晃荡的瞎折腾。 临下班的时候,看微博中某人对盛世与乱世的演说,我匆匆写下:盛世也罢,乱世也罢,无所畏惧,心存绿洲,用心中流淌的泪水浇灌,让他伴随理想生根,发芽茁壮后腐烂。 像六月没有雪花。【我要纠错】 :兔子

微信小程序从哪里登录
微店铺怎么开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