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们这种东西

2019-09-14 08:5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看着喽啰给我送上来的食物,是一个女人,她被砍断手脚,断口处已经长出了新肉,看来已经被饲养了很长时间。为了养活这群喽啰,我可真是费尽了心思,想出了把食物手脚砍断养他们的办法,毕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食物是新鲜的。
她 着,被绑在银色餐桌上,这是我从城里找来的桌子,吩咐喽啰们我进食时只能用这张桌子,毕竟我那群喽啰可没有什么智力。我酷爱脑髓,也只吃脑髓,我想这是我能在这群只会满街游走寻找食物的同类里脱引而出的关键,虽然我不知道我在忆事前是否真是只吃这红白相间的东西。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早晨,我突然觉得眼前变得明亮起来,面前是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我手里拿着一把黏浊物往嘴里送,我清晰感觉到了那黏浊物的美味。
贪婪的吮吸后,却看到镜中的我满身血污,衣衫褴褛,我觉得这样很丑,确实很丑。待洗净换衣之后,我仍在那面镜子前看着自己,我是谁,我不知道,我很困惑。
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尖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而至于这段时间里想的东西,全然不记得了,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寻着叫声出去,看到一个女人在疯狂地奔跑,我盯着她的脑袋,唾液沿着嘴角溢出。她看到了我,眼里竟然出现惊喜的神色,她尖叫着向我跑来。
“救救我,救救我!”她尖叫着摔倒在地,她扬起头对我嘶叫,“救救我,救救我!”她的尖叫被奔涌而来的同类淹没,而同类竟然想要染指我的美味,我很愤怒,同类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愤怒,纷纷停下进食,为我让开一条路。
女人这时已奄奄一息,她抓着我的裤脚,嘴里仍呻吟着,“救救我……”
我从思绪里回,餐桌上的女人一双被血丝包围的眼睦格外黑,她没有如其他食物一般歇斯底里,她满脸都是愤怒的神色。
我本应剥开她的头盖骨,吮吸她的脑髓,这可是这一天里最能使我愉快的消遣。可我,总觉得似乎在那里见过她。
我用清水想洗去她脸上的血污,她却咬断了我的小指,会痛吗?我们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感觉到痛?我们行走在这世间,仿佛只是为了进食而已,那为什么我们要活着,我不知道,我对此一无所知。
我的小指在她的嘴里发出咔咔的声音,她咽下了它,我的食物,竟然把我当成了食物,我觉得很可笑,虽然我并不理解。
她仍用那漆黑的双睦盯着我,干净的脸庞又被嘴里流出的血染红。我看着她漆黑的双睦,一股陌生的感觉竟然在心底抽搐,一丝痛感涌上喉间,我竟有些哽咽,眼里竟有些湿润。
原来,我们这种东西也会感觉到“痛”。


女人总是很安静的立在为她准备的推车里,我和她形影不离。在对我怒目多日后想是眼睛累了,开始把眼神投向其他地方,除了每日清晨进食时。
食物又恢复了歇斯底里的嚎叫,这样才是食物。
她的身上出现血斑,想是吃了我的小指,已经开始变成“我们这种东西”。我开始思考她变成我们这种东西之后该如何行动,似乎只能由我来养她。
我把最美味的食物放在她嘴边,她拒绝食用,她总是干呕。多日后终于开口说话,“莫磊,你看你变成了什么东西,你吃了我啊,你吃了我啊!”她的声音很虚弱。
莫磊?这是我变成我们这种东西之前的名字吗?为什么感觉那么陌生,好像已经过去了千百个轮回。一眨眼,新鲜的食物竟没了热气,顿时让我失去了进食的欲望。我有些恼怒,如果连进食都不能够愉悦,那还留在这个世间干嘛。
她喘着粗气,头颅低垂,黑色的头发下是我每天都会剥开的餐盘盖,她的脸很红,散发着热气,想那“食物”定是热气腾腾,不知觉唾液又溢出,散发着一股酸臭味。我抚摸她的头发,打量着由哪里抛开餐盘盖才不影响食物的味道,她却突然仰起头,咬去了我的食指,她咽下我的食指,“哈哈哈哈哈哈!”她大笑起来,眼里满是疯狂。
我看着失去了小指和食指的右手,那股痛又由心底升起,竟是那样强烈,我隐约忆起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痛楚,一幕画面突然出现在眼前,仍是这漆黑的双睦,只是一瞬间移过,那种痛,深入骨髓。
一滴泪滑落,她停止了笑,似乎有些诧异,紧接着却是更为疯狂的笑。我看了看窗外飘下的细雨,隐约有些雷声,这天好像是惊蛰啊,我突然忆起。
“你喜欢吃我吗?”我问她。这是我变成我们这种东西后第一次说话,喉头有些干涩,这话说得竟让我的面庞有些抽搐,又是一种新的感觉,心的两侧很紧,又很美妙。
“吃!我为什么要吃了你,哈哈哈哈哈,吃!好啊!你让我吃了你啊,哈哈哈哈哈。”她尖声大叫呢,突然又断了声音,垂下了头颅。
我从手臂上扯下一块肉放在她的嘴边,他一动不动,血液顺着她的嘴角下流,她一动不动。我扶起她低垂的脑袋,她双目无神,嘴角溢出白沫,混着鲜红的血液,她一动不动。她死了吗?已经感觉不到她在呼吸,胸口也不再起伏。她的身体冰冷,嘴唇在血液下也能看出泛白,她死了吗?
一股热流从胸腹中升起,我不自觉咬紧牙关,她死了吗?现在我已知道答案。不!我不知道。那她停止的心跳呢?就连我们这种东西,心脏,也是会跳动的啊。我颤抖着手,轻轻拨开他的嘴唇,把我的肉撕成片,慢慢的放在她的嘴里。你不是想吃我吗?那活动你的牙齿,把我的肉撕碎,咽到你的肚子里去,在酸臭的胃液里融化,顺着纠缠在一起的肠道排出啊。
她仍不动不动,我活动她的下颚,咬着我的肉,我把仍流出血水的手臂放在她的嘴边,让血水流进她的喉咙,血水灌满她的咽喉,又溢出。她仍一动不动。
她死了,作为人类,她终究没有选择变成我们这种东西。我无所不能,我确实无所不能,可我也没法让她继续作为一个人类活着,哪怕她选择卑微的死去,也不愿成为我们这种东西。可,我不想让她就这般不再活动。我打开了我的头盖骨,抓了一把混合物,伴着血液塞进她的肚子了,我合上头盖骨,瘫坐在地上。


女人再次睁开了眼,没了神色,她的双睦仍然漆黑,她……她已经变成了我们这种东西,她死了吗?不,她的心脏又开始了跳动,她活了吗?不,她已经和我的同类一般,忘记了所有,只知道吃,还有服从,服从我的所有,只要是我想让她做的,我只要想一想,她就会照做。
对,她想要吃了我,那,“你就来吃了我吧。”我说。她面无表情,从推车上爬出,蠕动着没了手脚的躯体爬到我的面前,“就从手开始吧,你很喜欢。至于其他部位,随你吃或不吃。”
我看着她咬断我剩余的手指,她不会咀嚼,她咬去多少肉和骨,就往肚中咽下多少,随她高兴吧,完成她的心愿。我的手已完全进入她的腹中,她的腹部鼓起,似乎已经吃不下了,她仍在啃食我的身体。“从头开始吧,打开餐盘盖,把最美味的食物吃了,这才是吃了我。”
她缺不为所动,这还是第一次有同类违抗我的意愿,我看到她的断臂处长出了新肉,不久后一条血红的手臂长出,她抛开了我的胸膛,她漆黑的双睦里似乎有了一丝神采,她看着我仍在跳动的心脏。
“你想吃我的心?”我问。
“你不觉得它很美丽吗?只有它,一刻不停地跳动着,其他部位都没有它的勤劳,它没有骨头撑着,软弱不堪,却仍一颗不停地跳动。”她说着抛开自己的胸脯,她的心脏,却是静止的,她的心脏,并没有跳动。
“它为什么不像你的一般跳动,我不知道,我希望它跳起来,可它却不听我的。”她看着我的心脏说,“我和你换好不好,你的心脏跳动地如此迷人,我的心脏却一动不动。”
“你……”一股痛从胸膛袭来,她没有让我把话说完。

共 28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迷失了本性,把被砍断手脚,又长出新肉的女人当作食物的“我”,因为发现面前的食物似曾相识,开始彷徨犹豫。就在我彷徨犹豫之时,面前作为我食物的女人,把我当成她的食物,最后连心脏也和我交换,逐渐变成了我。一篇构思很奇特的小说,结构别致,角度新颖,想象力极其丰富。【编辑:海淼】
2 楼 文友: 2018-06-04 11:10:11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楼 文友: 2018-06-05 07:40:29 欣赏奇特的构思!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中年人脑溢血吃什么补品好
宝宝吃什么降火最快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孩子不爱吃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