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极品相师257冷血杀手

2020-01-26 00:4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相师 257 冷血杀手

唐振东的凶神恶煞的模样,的确把蒋丽和姜蓉吓坏了,他年轻英俊,但是却冷血非常,丝毫沒有年轻人该有的怜香惜玉,手劲极大,两女都被他打傻了,

“我再数三个数,如果你们还不説话,那这个茶几就是你们的榜样。”

唐振东把手掌举起,往茶几上一按,实木茶几一下被他打了个洞,一个正好唐振东的手能穿过去的洞,

唐振东一掌,在茶几中间打出了个五指形的缺口,

如果这是在央视春晚的魔术表演上,蒋丽和姜蓉一定会认为这是董卿做了刘谦的托,提前在茶几上锯出了这么大一个洞,

如果这是在街头的卖艺表演,蒋丽和姜蓉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不会给他一分钱,因为她知道这个表演者肯定在作假,

但是今天这不是央视春晚,也不是提前作假的街头卖艺,而是在她们家,这个实木的茶几上,随意的这么一表演,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但是蒋丽和姜蓉知道,这人一定不是提前布置好的,专门为了吓唬她们,因为眼前这个人的面目表情非常冷血,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却是个真正的狠人,

两女都是干的皮肉生意,擅长生张熟魏,见过的人也多,一个男人是什么心理,她们一看就知道,

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属于冷血粗暴类型的,如果他不是个性无能就一定是被愤怒完全占据了头脑,

“我説,我説。”蒋丽最先认出了形势,遇到这么个冷血的人,想蒙混过关只能皮肉受苦,两颗掉了的牙齿也不知道能不能镶上,

“那个我们把偷出來的东西卖给了,他是这一带的大哥,而且做的还是文物生意,他在文物市场有个店,但是具体是哪家,我们就不知道了。”

“。”唐振东重复一遍,他知道这两个女人説的话是实话,她们也只知道这么多,

“你们在什么地方把画给的姓江的。”

“他约我们在一家咖啡厅的包间见得面,我们也只知道这么多了,不过他也不一定是姓江,也可能名字里有江字,反正大家都管他叫。”

“好。”唐振东知道她们知道的东西也就到此为止了,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这些钱是我的,我拿走,你们沒问題吧。”

“沒问題,沒问題。”两女直摆手,

唐振东下了楼,掏出,给耗子打了个,问他省城做文物的姓江的人,

耗子在倒斗界虽然名声不响,但是却是跟着北铲欧阳蝉混的,他们这个小团体,大部分名声都是欧阳蝉的,即便如此,耗子对省城的倒斗界还是耳熟能详,做文物的本就是偏门,而且还是跟黑社会相关的文物贩子,这样的人就更少了,

因此唐振东一提这个姓江的,耗子就知道,

“师父,这个姓江的是省城的文物界的大拿,他本身的水平一般,但是却养了好几个鉴宝高手,如果説我老大北铲欧阳蝉在省城是盗墓的头一号人物,那这个江老板就是省城贩卖的头一号人物,最重要的是这个江老板是个黑社会大哥,他的主业不光是文物,而且这些年用文物开道,腐蚀了一大批官员,这在行业中叫‘雅贿’,他雅贿了一大批官员,后來做起了房地产生意,现在已经是省城商界和黑道举足轻重的大哥级别人物,栽在师父你手里的莫氏五虎,其实也是跟着江老板混的。”

“莫氏五虎。”唐振东一下就想起自己上次來省城,得到三大邪刃犬神和这四幅江南四大才子名画的事情,这莫氏五虎主意打到了北铲欧阳蝉的女儿身上,绑架了她,去追寻北铲欧阳蝉的遗宝,

“对,就是莫氏五虎,他们兄弟五人上次被师父你送进了监狱后,沒过几个月就被江老板给捞了出來。”

唐振东一听这个江老板竟然还算是熟人,他一听熟人就嘿嘿一笑,“耗子,你知道这个江老板的老窝吗。”

“他在省城文物市场开的店铺名称叫聚宝斋,不过不常去,他现在都在房地产公司办公,而且他在文物市场并不止这一个店铺,江老板基本在文物市场形成了垄断,势力大的很。”

“我现在就要找到他,你有办法吗。”

“啊,师父,现在都快半夜了,我可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

“你不用知道他的家,你只説他的店铺或者他的房地产公司在哪里就行。”

明天就是自己去于清影家提亲的日子,彩礼却让人半道截了,他想把这事等到明天再解决,可惜沒时间等啊,

“他的房地产公司我不知道在哪,不过他的聚宝斋是在文化市场进门第二家,门脸很大,非常显眼,很容易找。”

唐振东挂了,打了个车,直奔省城文化市场,他沒注意的是,跟他擦肩而过的两个戴着棒球帽的行色匆匆的男子,进入这个小区,

蒋丽和姜蓉两人在唐振东走后的老长时间,都处于惊魂未定的阶段,两人每人都被打掉两颗牙,好姐妹,要肝胆相照,

“叮咚,叮咚。”

两女回过神來后,那被打掉的牙齿就隐隐作痛,这时门铃响了,“谁啊,这么晚了,还來骚扰老娘。”

“可能是熟客,这些人越到半夜心情越兴奋,快开门吧,今天丢了小十万块钱,來个熟客,好歹挽回diǎn损失。”

蒋丽説着就打开了门,不过这两个棒球帽的男人把帽檐压的很低,迎着开门的蒋丽就套上了一根细细的钢丝,钢丝在蒋丽的脖子上一绞,蒋丽连一句话都沒説的上來,要问的话还在嗓子里打转,但是她却永远上不上话了,除了手无意识的乱抓以外,当然,她什么也沒抓到,

“丽丽,谁啊。”姜蓉站在镜子前,认真努力的看着自己被打掉的两颗牙齿到底会不会影响美观,会不会耽误到自己生意,蒋丽开了门半天沒声,她才主动问道,

不过姜蓉等了半天沒等到蒋丽的回话,她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两个生面男人,而蒋丽则软软的躺在两人身后的地上,不过姜蓉的意识也到此为止,紧接着一个细细的钢丝也缠上了她的脖子,

,,,,,,,,,,,,,,,,,,,,,

唐振东打车來到江老板的聚宝斋,

此时已经过了十二diǎn,别説聚宝斋沒人,就连整个文化市场都是空无一人,唐振东进來的时候还是翻越了文化市场的铁栏杆进來的,

唐振东左右看看,虽然文化市场夜晚也有守夜人,但是凌晨时分正是人最困的时候,守夜人也不会一晚不睡的在市场内不停溜达,

唐振东找到聚宝斋的门脸,一个助跑,脚踩着一楼的窗户,就攀上了一楼dǐng的飞檐,聚宝斋是仿古式设计,虽然只有三层,但是整体建筑呈现红色,非常漂亮,不过唐振东可沒心思來探讨聚宝斋的建筑,他攀上二楼后,双腿一荡,一个鹞子翻身瞬间上了二楼,二楼到三楼可沒有了飞檐,上去相对容易的多,

唐振东很快在三楼的一个窗户上,使用了暗劲,一下震断了窗户的插销,震断插销的同时,唐振东双臂一撑,整个人灵巧的翻进了屋里,

唐振东进來要找的是江海江老板的私人办公室,因为这里才有他的私人物品,有了江海经常把玩的东西,唐振东才能运用命理推演,推演出江海的所在,

本來其实有个最简便的方法,如果唐振东有那四幅画的一部分,或者纤维什么的都行,唐振东就能推出画在哪,自然也就能找出江海的所在,当然唐振东的主要目的是找画,但是找画的同时他还要让江海记住,并不是谁的东西你都能染指的,

唐振东在江海的办公室找到了江海经常把玩的一个墨玉雕刻的貔貅,然后借助这个貔貅,唐振东推演出了江海的人和家庭住址,

唐振东把墨玉貔貅放好,自己从三楼的窗户一下钻了出去,最后往下跳的时候,还不忘掩上窗户,

唐振东打了个车,直奔江海所住的尘缘雅境小区,

不过等唐振东到了尘缘雅境,才现江海的家空无一人,唐振东大感郁闷,自己好不容易推演出的地方,竟然空无一人,难道是自己的相术不过关,算错了,

唐振东走到江海家的卧室,一摸床上,还带有略微的体温,难道这个江海出去了,

不应该啊,现在是凌晨两diǎn,他怎么可能这么晚还出去,难道他也精通风水相法,算到了自己回來找他寻仇,

有可能,因为搞文物收藏的人,都会对中华传统的技艺向往膜拜,所以即使江海会风水相术,唐振东一diǎn也不奇怪,

随即唐振东又推翻了他的这个结论,如果是自己是有针对性的找他,而他则是无意中要算出自己找他,这其中的难易非常悬殊,不应该啊,不应该,

唐振东在江海家找了一通,江海家什么古董沒有,唯一放在博古架上的两件物事,是个连唐振东都可以看出來的假货,

高唐县医院
济南华夏医院联系电话
亳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南通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金华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分享到: